評書網 > 恐怖懸疑 > 快穿:首席大佬 > 第230章 外掛女主32
    蕭景鑠比往常多吃了半碗飯,實在是因為錦離吃得太香了。

    飯后,錦離給蕭景鑠扎了幾針消了消食,兩人下了一盤棋,慢悠悠到花園里轉了轉,回去的時候剪了一些漂亮的花朵插在花瓶里。

    下午,蕭景鑠側倚在軟榻上假寐,錦離端坐地毯,手中拿著一本文人墨客編寫的,慢聲細語讀了一段文字,給他解悶催眠。

    等他睡了,再看醫書。

    晚間,菜肴比午膳少了一半,多是清淡的,錦離不敢瞎造作,蕭美人見她吃得香,胃口似乎開了一些。

    晚食吃多了真的要出問題,她倒沒關系,修修仙很快就消化了,蕭美人不行。

    以后就中午吃一頓大餐。

    ...…

    霧靄初起。

    蕭景鑠邁入沐浴間,錦離坐在浴室外面的椅子上翻了一會書,突然想起剛才的人參片還沒吃呢。

    趕緊偷偷摸摸掏人參片。

    化為能量修仙。

    蕭景鑠沐浴出來,入目,便宜妻子背對著他,低著小腦袋在掏什么東西,好奇道:“你在干嘛?”

    臥槽~猝不及防嚇一跳,一個失手茶盞摔地上。

    錦離生生咽下嘴里的參片,然后就卡喉了,一塊參片卡在喉嚨口,憋紅了臉。

    憋死不吐出來,硬是用氣勁把參片粗暴的順了下去。

    喉嚨口火辣辣的痛。

    蕭景鑠瞥一眼小臉蛋紅彤彤的錦離,再瞥瞥地上光零零的碎瓷片,嘴角瘋狂上揚:“你把參片吃了?”

    錦離瘋狂搖頭否認,大哥看穿不要說穿呀,你這樣我很沒面子的。

    節操掉了一地。

    錦離實力挽尊,啞著嗓子驚奇地說:“我也覺得奇怪,茶盞里的參片呢,咱屋里該不會有老鼠吧?”

    蕭景鑠看著大老鼠點點頭:“嗯,是有老鼠。”

    被逮到現場,這就尷尬了,好倒霉。

    啊啊啊……老娘的形象啊!!

    堅決不能承認,打死不承認!!!

    錦離一本正經地說:“明天我弄點老鼠藥,老鼠可臟了,都是病菌,對你身體不好。”

    蕭景鑠揚唇呵呵笑,笑得意味不明,意味深長。

    錦離:笑你大爺啊,能不能顧及一點老娘的面子。

    煩死了……

    這丫心肝脾胃都是黑的。

    你丫要不是任務目標,絕對滅口,現場弄死你丫。

    錦離氣沉丹田,強行咧嘴笑:“快坐下,我幫你絞絞頭發,濕氣太重一會該頭疼了。”

    好嘰心糟心,被你掃了面子,快要氣死了,我還不能說,我還得賢惠的伺候你,何等的臥槽啊!

    真是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戀啊!!

    你丫肯定是上輩子拯救了宇宙。

    “好。”蕭景鑠隱含笑意的坐了下來,饒有興致的說:“我發現你在吃食方面頗具心得。”

    站在他背后,錦離垮著臉沖他呲了呲牙,了無生氣道:“一般吧。”

    蕭景鑠繼續說道:“你很喜歡吃肉。”

    錦離翻白眼:“還行吧。”兄弟憋說話行嗎,我想靜靜...…

    蕭景鑠貌似并不想放過她:“你是不是尤其鐘愛醬豬蹄,我看你中午吃了整整一盤,可覺得膩?看你吃的很香,可惜太油膩了我不敢吃,味道如何?”

    錦離猛翻白眼:“就那樣吧。”

    你丫可能真的活膩了,老娘好想掐斷你的脖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

    黑心肝的,逮著人家的痛腳使勁踩,你的良心就不會痛嗎?!

    “嘶~~”蕭景鑠偏了偏頭,回望錦離:“你扯疼我了,你心中很憤怒?”

    錦離: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你一臉。

    錦離咬牙切齒道歉:“不好意思,剛才走神了,手上失了輕重。”

    其實我想扭你的頭。

    深呼吸,深呼吸,錦離捂著肚子說:“我肚子不太舒服。”

    話落地,扔下布帛步伐匆匆走到門口,喊了個丫鬟進來給蕭黑肝絞頭發。

    惹不起,我躲還不行嗎!

    錦離在院子里晃了一圈,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感覺蕭美人的頭發差不多干了的時候才進了屋。

    進屋也不說話,拿出幽光閃閃的銀針指著床榻。

    扎死你丫的……

    不過僅限想象,作為一個醫者拿病人的病體出氣,那是大忌。

    有違職業道德。

    嚇嚇唄。

    蕭景鑠看著幽光閃閃的銀針再看看眼中閃著幽光的錦離,怔了怔:“我又發現你好像挺小心眼的。”

    錦離面無表情:“呵呵。”

    反正不管蕭景鑠說啥錦離皆用呵呵以對。

    惜字如金。

    任你撩撥我自巍然不動。

    蕭景鑠長長的睫毛顫了顫,慢條斯理地躺上了塌,任她施為。

    錦離捻著針,耳畔回響輕微的鼾聲。

    ……

    ……

    天黑了,天亮了,又是美好的一天,下響午,錦離趁著蕭美人午睡,拎著籃子去園子里摘花。

    剪下幾支虞美人,配上幾株迷迭香,慢悠悠往湖邊走去。

    五月底,荷花初放。

    摘上幾朵熬制荷花養顏粥,荷花煎餅。

    路過水榭,耳聞悠揚琴聲。

    玉竹掛在手腕上的竹籃子蕩了蕩,附耳道:“世子妃,是蕭四公子,我們要避一避嗎?”

    錦離點頭:“避開,咱從另一邊繞過去。”

    玉竹:“好。”

    一主一仆腳下一崴,往另一條道去。

    “世子妃,請留步。”蕭寧遠從水榭里出來。

    錦離停下腳步,態度疏離:“四弟,何事?”

    蕭寧遠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天氣逐漸炎熱,世子妃何不到涼亭內喝杯茶水歇息片刻。”

    錦離文不對題道:“四弟,你這眉心有黑云啊。”

    “嗯,我就隨口一說,你別當真。”話落轉身就走了。

    蕭寧遠盯著錦離的背影,面色沉沉。

    拐過小道,錦離說道:“回院。”

    玉竹拎了拎竹籃:“世子妃,咱不去摘荷花了?”

    錦離:“不去了。”

    “好,一會回院,奴婢領人來摘。”一向耿直的玉竹也覺得不對勁,低聲問道:“世子妃,蕭四公子未免也太孟浪了,怎能邀您去喝茶呢,他存的什么心呀。”

    世子又不在旁邊,小叔子竟邀請嫂嫂喝茶。

    玉竹很不爽,感覺蕭四公子對自家主子充滿惡意。

    傳出去,平白毀了主子的清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