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都市言情 > 路漫漫欺修遠兮 > 135章 接踵而至的壞事
    煞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路漫漫的真實身份,忌憚不已,如果是他一個人,還可以拼一拼,可現在他的任務是保護清湖郡主,所以煞最后也只能捏著鼻子寄人籬下了,畢竟路漫漫等人沒有出賣他們,甚至給了他們落腳的地方。

    路漫漫帶著一部分人撤離了。清湖郡主反正是一臉的不樂意,不過卻一直緊張的盯著元白止,生怕元白止被路漫漫賣了。

    “切,他可是我未來相公,我會害他?”面對清湖郡主再一次的注視,路漫漫實在受不了了,直接把清湖郡主給懟得出不了聲。

    可一向跋扈的清湖郡主怎么可能認輸,直接沖著路漫漫吼道:“放肆,我是郡主,你敢這樣跟我說話。”

    路漫漫斜視了一眼清湖郡主,面帶不屑:“誰還能不是個郡主了,你怕是忘了,我也是有郡主封號的。”

    清湖郡主一頓,比武功比不過,比嘴也比不過,現在更是父母雙亡的孤兒,還有寄人籬下,更重要的是,路漫漫還有著妻的名份,而她只是個妾室名份,想到這里,清湖郡主直接崩潰了。

    可惜除了煞之外,沒有一個人搭理她。

    一些人便裝離京城比較遠了,不過騰蛇衛三教九流無孔不入,一些人還是很謹慎,終于到了齊家堡的勢力范圍內的時候,路漫漫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清湖郡主,我們答應安兒少爺把你們送出京城的要求已經做到,現在已經很安全了,你們可以離開了。”春雷可不是什么憐香惜玉的人,他崇拜的對象只有路漫漫。

    煞雖然武功高強,可他卻是皇家出生,要論在江湖中摸爬滾打,還真不如路漫漫這些人,比較他們這一路,變裝走下來,十分順利,哪怕是跟路漫漫不和的清湖郡主都知道,跟著他們一起走,很安全。

    清湖郡主也不傻,怎么可能離開,而且也是真的不放心元白止,這段時間,路漫漫沒有停止給元白止療傷,本來不成人樣的元白止,總算有了些好轉。

    “我不走,我是止哥哥的妾室,止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家止哥哥,經脈盡斷,以后連做個普通人都難,你以為他只是受傷才一直臥床不起?我就怕你待不住,到時候又怪這怪那的,畢竟這一路,你的大小姐脾氣,可是好幾次讓咱們露餡,留你在他身邊,不是自找苦吃?”

    聽到路漫漫的嘲諷,清湖郡主有些不敢置信元白止廢了,煞也是早就懷疑元白止傷得很重,直接走過去拔了元白止的脈,發現果然如此。

    青陽長公主,怕女兒吃苦,可是把所有的死士都留給了她,還有大量的錢財,只要清湖郡主愿意隱姓埋名,一輩子都不會吃苦的。

    所以煞是希望清湖郡主離開的,在離開京城的時候,煞就聯系上了還活著的死士,給清湖郡主找一處絕佳的隱居之地。

    畢竟現在元白止已經一無所有,還要一直跟著路漫漫一些人,將來一定是寄人籬下的,郡主的名份也只是元白止的妾室,更沒有必要跟著吃苦了。

    誰知道清湖郡主斷然拒絕:“我爹娘已經不在了,整個天下,只有仇人,一個親人都沒有了,只有止哥哥是我唯一的牽掛了,我不要過東躲西藏的生活,我要留在止哥哥的身邊,就算他一輩子算廢人,我也愿意照顧他,不然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路漫漫本來很討厭清湖郡主母女的,可隨著青陽長公主為弟弟報仇,最后那么烈性的去死,讓路漫漫有些動容,所以才會順水推舟答應把清湖郡主帶出京城。

    沒想到清湖郡主也是有一絲血性的,這讓路漫漫看清湖郡主多了一絲順眼。

    連帶其他人都臉色好了許多,畢竟大難臨頭各自飛的人太多了,江湖中人,還是很樂意見到講情義的人的。

    元白止也有些小感動,第一次覺得自己曾經小看了清湖郡主,不過也僅僅只是感動。

    路漫漫按照元白止的意思,把他送到了少主的別院,一路風餐露宿的日子總算結束了。

    路漫漫開始給元白止祛毒。把元白止放在鍋里煮了整整十天,終于把毒徹底解了。

    外面的局勢越來越混亂,尤其是千鳥國,簡直是混戰,雙方實力差不多,。

    軒轅朗也終于登基了,畢竟整個皇室,只有他一人了,皇位舍他其誰,但弊端也出現了,皇權太弱,齊貴妃的死,太過突然,霞光公主也廢了,成王因為所有的兒子死了,一病不起,軒轅朗根本壓制不止八大世家,趕回來的護龍衛也因為軒轅朗名不正言不順而常常不聽號令,軒轅朗翻遍了所有地方,都沒有找到被齊貴妃一直藏著的護龍衛和禁軍令牌,一時間,竟然苦不堪言。

    云海的情況好得多,攝政王本來就權傾朝野,只是因為沒有兒子,才一直沒有發動攻勢,現在兒子找到了,還才學不弱,整個皇室被壓得透不過氣,才會啟用外戚在江湖中尋找出路。

    所有皇室成員全部被圈禁了,還是修遠求情,才沒有被賜死,一時間所有大臣都暗暗覺得,或許將來修遠登基為帝的時候,他們有機會做一方權臣,誰讓修遠看起來那么弱,所以一時間,修遠受到了大臣們的擁戴,很順利的就登上了太子之位,而攝政王的幾位義子,全部得封郡王,身份貴重,卻永遠沒有登頂的希望。

    就在天下漸漸穩定的時候,皓月成王病逝了,說是郁郁而終,實際上是兒子和齊貴妃的死,雙重打擊,在加上路側妃因為忌恨成王沒有保護好她的兒子,聯合路家的嫡支,徹底除掉了成王。

    新帝沒有了成王府的支持,八大世家更是猖狂,已經有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事,四大國公全部被貶,勢力很快被八大世家蠶食,新帝這才明白,為何當初皇祖父那么忌憚八大世家,要給父皇娶元家和齊家的女兒,平衡世家,甚至想要鏟除這些存在了幾百年的世家,實在是世家聯合起來的勢力,足以讓皇權淪為擺設。

    幸好四大國公府,也有自己的保命符,聯合起來,加上朝廷的新貴權臣勉強能頂住八大世家的施壓。

    就在這時,云海出兵攻打皓月,理由是替成王保仇,畢竟當年的攝政王與成王是兄弟。

    江湖上的臭名昭著的煉獄谷也跳了出來,指責新帝不仁不義,給老皇帝下毒,那毒正是從煉獄谷得到的。

    江湖和朝廷都卷了進來,路漫漫正擔心鐵箕山會受到牽連,就接到了阿三的傳信,鐵箕山亂了。

    原來千鳥國的皇帝因為知道了路漫漫這個鐵箕山的特殊人物跟睿嫣公主府的特殊情況,就派人聯系了在千鳥國內的黑三爺的人,其實鐵箕山還是有不少人嫉恨路漫漫的好運氣,被幾大巨頭養大縱然,再加上幾大巨頭隱隱決定要將勢力傳承給路漫漫,上次黑三爺與路漫漫有了齟齬之后,很久沒有再關心路漫漫,下面的人心思就活泛了。

    開始蠶食路漫漫護衛隊的勢力,還搶了不少豹哥和老怪物的生意。

    黑三爺一直認為自己無子,所以待手下極好,還認為義子,隨自己姓,偏偏后來又被路漫漫想辦法治好了,可以有自己的親生孩子了,這讓手下許多堂主都不滿,更是怨恨路漫漫手伸得太長了,因此黑三爺名下的幾個義子集體反了不說,還囚禁了黑三爺。

    老怪物從來就不是好人,反而是在路漫漫跟著老怪物學習后,老怪物才開始對手下和善,以前簡直就是一言不合就殺人,所以老怪物手下,全都把路漫漫當成救世主。

    豹哥這邊的人對路漫漫來說,就是娘家人,對路漫漫疼愛有加。

    不得不說,千鳥國的皇帝對人性的把控看的十分到位,知道挑撥誰才能達成目的。

    黑三爺和一直跟路漫漫交好的黑鷹被關在了一起。

    這本來只是內亂,不能引起鐵箕山地動的。

    可偏偏黑龍和黑豹等人,為了徹底打死路漫漫,竟然違背了鐵箕山絕不引狼入室的原則,竟然借調了千鳥國的軍隊圍剿鐵箕山,武林高手再厲害,也只是血肉之驅。

    再加上鐵箕山內部的叛徒,里應外合,鐵箕山死了不少人,黑龍和黑豹等人這才明白過來,他們被人利用了,可惜已經完了,黑三爺看到鐵箕山被攻陷的那一刻,以死謝罪了。

    老怪物和豹哥以及狂刀等人聯合在一起,雖然被圍了,但雙方一直僵持。

    老怪物的毒物弄死了上萬人。被叫囂著讓老怪物出來受死,不然那些因為受傷來不及撤退被俘虜的人就要一個個被殺死。

    雙方僵持了三天,已經有幾百人無辜被殺,好些都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卻這樣窩囊的死去,恨得許多人打算沖出來跟外面十幾萬人的軍隊火拼,都被豹哥攔住了。

    “他媽的老子從來沒有這樣窩囊過。黑三爺如果不是以死謝罪了,老子非要把他扒皮抽筋不可,都認的什么玩意,竟然把咱們的機關布局全部告訴給外人,害死那么多兄弟,倘若不是機關被破,就憑食人花的那些手段,外面那群王八羔子還沒有攻進來,就已經死了一半了。”一個滿臉橫肉的男人氣很了。

    有這樣想法的不再少數,路漫漫當初改良了鐵箕山的機關分布,除了內部的人,外人胡亂闖是會死人的,結果現在因為黑龍等人的利欲熏心,造成鐵箕山大本營差點團滅。

    外面的人,根本趕不回來救人,幸好他們現在暫居的地方是路漫漫當初練功時,專門改制的一個山頭,為了防止人偷窺,設下了陣法和陷阱,才讓他們剩下的一千多人有了暫時的容身之地。

    可這一千多人,對上外面的十幾萬大軍,根本沒有勝算。

    黑龍等人已經錯到沒有回頭路了,得罪了整個鐵箕山的人,他們只能依附于皇權了,成為奴才,不然一定會被鐵箕山的人追殺。

    “豹哥,毒王,在下知道,你們都是有本事的人,可現在你們面對的是十幾萬大軍,鐵箕山已經插翅難逃,我黑龍不才,現在已經是禁軍統領,但我也是鐵箕山的人,皇上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處死路漫漫,就不再與鐵箕山為敵,說來那路漫漫也只是你們撿來的棄嬰,沒有必要為了一個人而毀掉鐵箕山幾百年的基業。”

    “放你娘的狗臭皮,明明是你寡廉鮮恥,引狼入室,如今竟然怪到漫漫頭上。”狂刀氣得破口大罵。

    “這一切的災難都是她路漫漫引起的,如果不是她,義父不會冷落我們兄弟幾個,花言巧語哄騙得你們心甘情愿的疼愛她,皇上容不下她,也是因為她的身世,跟逆賊睿嫣有關,你們竟然還護著她,我義父何等英雄氣概,結局竟然是草草的自我了斷,我那黑鷹弟弟,英雄少年,偏偏被她迷了心竅,為她舍身忘死,與我們幾兄弟反目成仇。”黑龍繼續游說著,他就不信,那里面上千人中每個人都視死如歸,還是為了一個黃毛丫頭。

    更何況他們這些人,可從來都不是好人啊。殺人放火,坑蒙拐騙的人不計其數,不過是為了利益而結合的團體,憑什么他們都當視死如歸的英雄,他就是那個卑鄙無恥的叛徒走狗呢。

    既然要混上污水,那就大家一起臟了吧,這就是黑龍的想法。

    果然,隊伍里已經開始有人蠢蠢欲動。

    畢竟鐵箕山那么多人,不可能每一個都把路漫漫當成后輩。

    只要豹哥和老怪物同意下令鐵箕山的人追殺路漫漫,那整個鐵箕山就算是站到了路漫漫的對立面,他們這些人就安全了。

    老怪物看到那些人的表情,瞬間想起了當年他被人陷害時,那些人為了自保或者是踩著他往上爬的念頭,置他于死地,心中的痛很瞬間暴漲。

    老怪物直接捏碎了隨時攜帶的一顆紅球,瞬間散發出了一陣清香。

    “這是老子和漫漫聯合發明的百里香,凡事聞過這香味的人,七天之內沒有解藥,必死無疑,既然你們當中有些人怕死,那老夫就幫你下決定,反正這里的水糧儲備也只夠三五天,要么就餓死渴死,要么就被老夫毒死,誰敢動漫漫一根頭發,”

    那些有想法的人,這才想起,老怪物的名頭,偏偏這十幾年老怪物溫和了不少,讓眾人忘懷了曾經老怪物的狠毒和兇殘。

    豹哥等人卻沒有多余的想法,不管是困死還是被毒死,差別不大,唯獨擔心的是路漫漫聽到鐵箕山出事,會趕回來。

    雖然阿三在鐵箕山剛出事的時候就已經傳信給路漫漫讓她不要回來,豹哥和老怪物其實早就已經把掌管勢力的信物給了路漫漫,只是路漫漫不當回事而已,所有他們根本不放心鐵箕山的勢力被別人蠶食。

    路漫漫在接到鐵箕山出事的時候,就已經馬不停蹄的往回趕了,同時還通知了所有護衛隊的人回去救他們的大本營。

    鐵箕山的能力,路漫漫是最清楚的,能讓阿三發信給她讓她不要回去,就證明鐵箕山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在得知是有二十萬大軍圍攻鐵箕山的時候,路漫漫同時啟動了老怪物和豹哥名下所有的勢力,暗殺千鳥國的皇帝,同時截斷那剩下十幾萬大軍的糧草供給。

    務必要讓那十幾萬大軍成為孤軍,同時傳令給黑三爺名下不愿意歸順于黑龍等人的人,不惜一切代價,殺了那幾個叛徒,為以死謝罪的黑三爺報仇。

    黑三爺的善意竟然成了那些叛徒里應外合的理由,這讓路漫漫非常的憤怒,同時對黑三爺自殺的行為感到痛苦不已。

    黑三爺雖然因為護著手下,跟她起了齟齬,但那只是黑三爺愛護手下的行為而已,黑三爺對路漫漫的好,跟待那幾個叛徒的好是一樣的,路漫漫相信,如果當初犯錯的是她,黑三爺也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護著她。

    終于在百里香發生第四天的時候,路漫漫回來了,帶著一腔憤怒和滿滿的殺意回來了。

    大軍的糧草已經斷了兩天,軍中早已經發生了恐慌,他們都知道,這是鐵箕山的人開始反撲了,畢竟當初食人花一個人生擒了一萬人的軍隊,還給賣到了礦山,這樣的人怎么讓他們不害怕,現在已經斷了兩天糧草了,人和馬都受不住了。

    路漫漫開始用大量的藥材制作迷幻藥,打算開啟才學到的誅殺陣,將那些人困死在迷幻陣里面,在放入迷幻藥,別說餓了幾天的十幾萬大軍,就算再來十幾萬,也休想逃出生天。

    天下的消息,正源源不斷的傳入路漫漫的耳朵,皓月的新帝承受不住世家和云海的壓力,病倒了,霞光公主臨危受命,力扛八大世家和逼迫,啟用了那些勛貴,同時全力稽查成王的死因,找到了證據證明兇手就是路側妃,將路側妃綁到了雙方交戰的陣前。

    燈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