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都市言情 > 潛農在田 > 第90章 愛情(2)
    齊磊沒轍,跟著王耀巖來到了工地不遠處的一個小飯館里。

    王耀巖是這里的常客,跟飯店老板很熟悉,輕車熟路,領著齊磊進了包廂,點了幾個菜,要了一瓶酒,和齊磊邊吃邊聊。

    齊磊只得傾囊相授,對王耀巖傳授賭技。

    “賭場如戰場,真是一點不錯,一個小細節不注意,就能要你的命。大多數人賭錢,都不會什么手腳。所謂的高手,往往是經驗豐富,非常細心……”

    王耀巖虛心學習,洗耳恭聽。

    “比如說撲克牌,這需要用心記牌,然后用心分析。如果你沒有養成記牌的習慣,也記不住別家和自家已經打出來的牌,那你就已經輸了一半了。”

    齊磊一邊喝酒一邊說,誨人不倦。

    王耀巖轉身而出,找飯店老板拿了一副牌九過來,攤開在桌子上,說道:“你重點跟我說說這個!”

    齊磊笑道:“我也不會做牌,但是手氣相等的情況下,肯定贏你。我問你,你喜歡用手指摸牌嗎?”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習慣,將牌拿回來,卻不急著看,一只只地用手指摸索,憑著手感判斷點數,享受那種樂趣。

    王耀巖點頭:“摸牌,但是摸得不太準。”

    齊磊點頭,說道:“你隨便摸四只牌,感覺摸準了就放下,我來猜一猜。”

    “臥槽,你還會猜牌啊!”王耀巖吃驚,又不敢相信,隨手拿了四只牌過來,牌面向下,慢慢摸索。

    齊磊盯著王耀巖的神色和動作,一言不發。

    王耀巖摸完了四只牌,說道:“你猜。”

    “我猜猜看。”齊磊一笑,說道:

    “第一只牌,你隨便摸索一下,就放下了,應該是小點數,不超過五點,很有可能是兩點地牌;第二只牌,你連著摸索了三次,還是不敢確定,又看了一眼,那肯定是中間點數的牌,我猜應該是九點十點十一點;第三只牌,你摸了一次,又看了一眼,不是十一點,就是十二點天牌;第四只牌,也是中間點數。”

    王耀巖目瞪口呆。

    齊磊隨手翻過牌來看,果然猜了一個大差不差!

    “你摸牌的時候,別人就在看你的麻衣相了。”齊磊笑了笑,繼續說道:

    “第二條牌九的時候,有十六只牌翻了過來,可以參考,加上自家手里的四只牌,一共是二十只牌。只有十二只牌在別家手里,你這樣摸牌,就等于告訴別人你手里是什么牌。這不是什么手法,是經驗,是科學。”

    王耀巖頭上冒冷汗,驚嘆道:“你還真有學問。”

    齊磊抹了抹嘴,又用手擦了擦桌子上的煙灰,將剛才的四只牌翻轉,牌面向下,在桌子上洗亂了,推給王耀巖,說道:“這四只牌,我已經可以認出來了,你能認出來嗎?”

    王耀巖更是驚愕:“這怎么能認出來?”

    齊磊指著四只牌,報出了點數。

    王耀巖翻牌來看,果然一點不錯!

    “日鬼,日鬼,你果然有手藝!快教教我,你是怎么認出來的?”王耀巖大為驚嘆,恨不得立刻跪下拜師!

    齊磊一笑,重新示范了一遍:

    “我先前說了,一個細節不注意,就能要你的命。我剛才先抹嘴,手指上沾了油水,再擦桌子上的煙灰,然后摸牌,骨牌的側面,就留下煙灰的印子。記住煙灰印的位置和形狀,就能記住這只牌。”

    王耀巖恍然大悟,激動得抓耳撓腮,說道:“這樣吧齊磊,明天晚上我做個局,找那幾個孫子喝酒,他們肯定來。然后你就這樣這樣,如此如此……”

    齊磊想了想,說道:“賭錢這東西,運氣大于技術和經驗。運氣不好,再好的經驗也是輸。你讓我幫忙,我不能保證你贏錢。”

    “你盡力就行,隨機應變!”王耀巖說道。

    齊磊無可推托,只得點頭。

    王耀巖給齊磊丟下幾包好煙,興沖沖地跑了,準備明天報仇雪恨的事。

    齊磊吃了飯,轉身回工地。

    第二天一早,王耀巖又帶來十幾個工人,都是皖北地區的。

    這一批工人里面,有四個女子。兩個婦女,兩個姑娘,都是來做小工的。

    兩個姑娘之中,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皮膚黝黑;

    另一個長相尚可,身材高挑皮膚白,扎著個獨辮子,名叫莊小蝶,跟著哥哥莊武和表哥葉飛出門干活,來工地開卷揚機。那個葉飛,既是莊小蝶的表哥,也是她的男朋友。

    這些皖北工人混在王耀巖的建筑隊里,讓建筑隊的關系變得復雜起來。

    東灣村的瓦匠們都開玩笑,說道:“我靠,混進來四個娘們,以后我們在工地上撒尿都不方便了!”

    王耀巖卻擠眉弄眼的,笑道:“知道你們整天看不見女人,特意找來幾個女的,給你們大飽眼福。”

    齊磊和王耀巖商量了一下,給這些人分配崗位,找了一些老成持重的家鄉工人,和皖北工人一起干活。年輕人脾氣不好,和外地人在一起,容易起矛盾。

    莊小蝶開卷揚機,活兒最輕松,穿得干干凈凈的,坐在矮凳子上,守著電閘。

    建筑隊里面有一半都是沒結婚的光棍,看見莊小蝶就像餓狼看見綿羊一樣,時不時地撩上幾句,嘻嘻哈哈地占點便宜,心里琢磨著不可告人的主意,幻想著能把莊小蝶帶回去做老婆。

    因為口音的差異,莊小蝶不大聽懂這幫南方瓦匠的話,只是爽朗地笑,點頭應對。

    葉飛那小子又特別吃醋,看見莊小蝶和其他年輕人開玩笑,就怒目相向,對著莊小蝶一通吼。

    齊磊冷眼看著,感覺不太妙,這尼瑪莊小蝶就是紅顏禍水啊,遲早有一天,皖北工人和家鄉工人,會因為莊小蝶打架!

    齊磊覺得,應該找王耀巖聊一聊,讓他約束一下家鄉的瓦匠。

    當天晚上收了工,齊磊吃了晚飯,按照和王耀巖的約定,打了一輛面包車的士,去市區會合王耀巖。

    王耀巖正在酒桌上,跟幾個建筑隊老板喝酒,推杯換盞。這些老板也都是家鄉人,河源鎮的。

    酒席將近尾聲的時候。

    齊磊穿著破舊的衣服,頭發亂糟糟的,眼神無光,推開包廂的門,探頭張望。

    王耀巖故意皺起眉頭,叫道:“你小子跑來干什么?怎么找到我這里的?”

    齊磊裝出傻乎乎的樣子,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說道:“王老板,我明天就要回家了,來找你結工錢。你行行好,把工錢給我吧!”

    王耀巖瞪眼:“結個屁的工錢,我這兩天賭輸了,沒錢!”

    齊磊繼續做戲,央求道:“王老板,我沒錢不能回家啊,家里等著錢用。”

    王耀巖不耐煩地揮手:“滾一邊呆著,如果我今晚贏了錢,就給你,輸了就沒有了!”

    齊磊老老實實地退在包廂角落里,站在那兒發呆。

    那形象,就是個純粹的傻叉!

    河源鎮的幾個老板,哪里知道王耀巖和齊磊的奸計?

    他們在一邊看著,還覺得齊磊可憐,對王耀巖說道:“王老板,都是從家鄉帶出來的工人,別太過分了,讓人家坐上來吃口飯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