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網絡玄幻 > 冷門神仙不好當 > 第六十六章 艾草3
    從朝堂上回來,艾草以為忙幫完了,自己也差不多該走了,事實上娃娃的父親也確實這么想,可是兩個人都沒想到,那奶團團一樣的小娃娃不知是看中了艾草什么,死活不讓艾草走,小胖手拽著艾草的衣角,哭聲震天響。

    娃娃的母親蘇氏看得心疼,央求自己的丈夫楊安義留下艾草,就當添個侍女,反正楊府也不差這一口飯。楊安義也是被哭聲吵得頭疼,一擺手便隨她去了。

    楊安義一松口,小娃娃立馬就不哭,皺著一張小臉對艾草笑,得意洋洋地問她自己是不是很有辦法,艾草跪在地上,恨不得把頭探進地里去。

    于是艾草就這樣留在了楊府,府上一位老師傅說她有練武的資質,愿意收她為徒。

    在楊府的日子里,艾草一邊學武,一邊學著當一個侍女,學著洗衣做飯,學著照顧她的小姐。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楊府小姐楊幼儀長成了聞名整個衢州府的窈窕淑女,而艾草也練就了一身的好武藝,個子長得比一般的小廝還要高,騎馬飛馳的時候,英姿颯爽,楊幼儀閑暇時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看艾草練武騎馬。

    大小姐的父親因為幫助自己為官的朋友干掉了勁敵,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成為富甲一方的有名商賈。

    然而樹大招風,很快有人開始拉幫結派地打擊楊家的生意,甚至打起了楊家大小姐楊幼儀的主意,如果不是楊幼儀次次出門都有艾草守護左右,怕是不知多少次遭了賊人的毒手。

    楊安義開始給楊幼儀挑選夫婿,只要求夫家能幫楊家度過這次難關,能給他的長女楊幼儀一個庇護。

    上門提親的媒人踏破了門檻,楊幼儀那些天每天和艾草聊的,都是哪家的公子有上門來了,哪家的公子相貌堂堂。

    艾草總是安靜地聽著,然后微笑著問楊幼儀,“那小姐最中意的是哪一位呢?”

    楊幼儀支著腦袋,總是答不上來,過了一會兒就沮喪地問她,“為什么我就不能不嫁給別人呢?”

    艾草剛練完武一聲汗臭的時候從來不讓楊幼儀接近,總要等她洗過澡,換上干凈衣裳之后才肯安慰地拍一拍楊幼儀的手背,問她,“難道這么多的公子都沒有讓小姐中意的嗎?”

    楊幼儀不說話。

    沒過多久,楊幼儀的婚事就定下來了。

    大婚那天,艾草被叫走幫忙運送嫁妝了,等她忙碌了一天,大汗淋漓地回來,本以為人都去送親了,楊府應該比平時還安靜一些,沒想到一回來就看見大花轎還停在院子里沒出發,艾草不解,這天都快黑了,花轎還沒出發,這是等什么呢?

    艾草怎么也沒想到,居然是在等自己。

    楊幼儀一身火紅的嫁衣跑到她面前,在她面前歡快地轉了個圈,讓艾草想起小時候,到了季節,漫山遍野都會開滿杜鵑,所有的山峰都像是披上了嫁衣,要為什么人風風光光地送別。

    “好看嗎?”楊幼儀笑著問她。

    “好看,小姐什么時候都好看。”

    艾草微微瞇著眼睛,看著她笑。

    “那就好,”楊幼儀烏黑的瞳仁望著她,像是要看進她的靈魂深處去,臉上的笑容明媚如春光,“我就想等你回來,讓你看看我穿嫁衣的樣子。”

    艾草看著她,有一瞬的愣神,“……很美。”

    “那就好。”

    楊幼儀又說了一遍,她微微低下頭,似乎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該說什么呢?

    艾草很努力地想著。

    她的小姐就要出嫁了,自己雖然只是個侍女,但也算是和小姐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姐她……應該也想聽自己說點什么吧?像是祝福一類的……

    祝福……應該說點什么才好呢?

    艾草有些慚愧。

    自己沒讀過多少書,現在到了關鍵時候,一點墨水也擠不出來。

    “要幸福啊,小姐。”

    艾草最后只想到這么一句話。

    楊幼儀聽得一愣,眼眶都紅了,聲音悶悶的,“嗯,你也是。”

    “……”

    “艾草……”

    楊幼儀擠出一個微笑,看著她,“你知不知道西方有一種禮儀,就是告別或者見面的時候要親對方一下,表示祝福……”

    艾草當然不知道,聽到楊幼儀這話,她有點茫然,“親一下?怎么……不對,額……親、親哪里……”

    看著艾草語無倫次的樣子,楊幼儀看著很開懷地笑了,眼角溢出點點淚花。

    她踮起腳,飛快地在艾草的嘴角一點,沒等艾草反應過來,人已經扭頭跑了。

    “小、小姐……?”

    艾草看著楊幼儀鮮紅的裙琚翻飛,像是一團躍動的火光,在暮色的長廊里越走越遠。

    她呆呆地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嘴角。

    心跳……好快……

    艾草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心間仿佛忽然空了一塊。

    那之后,楊家順利度過了危機,楊家嫁出去的大小姐據說和夫婿感情和睦,相敬如賓,而艾草則留在了楊家,日復一日地練武、干活,不知不覺地,也日復一日地變得沉默。

    一年的時間如流水般逝去,生活仿佛一下子變得像是一條窄道,就那么窄窄的一條小路,一眼望得到頭。

    如果不是突然間四處烽煙燃起,王朝傾塌,秩序被推翻等待重建,楊家以及幫楊家度過危機的方家一夜間傾覆在即,恐怕艾草和楊幼儀,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

    亂起來的時候,艾草每天都在擔心楊幼儀,從來不信鬼神的她也去神殿為楊幼儀掛了一張祈福簽。

    聽說方家遭難的一刻,艾草本能地就沖出去了,在已成廢墟的瓦礫堆里挖了三天三夜,才找到她的小姐。

    她的小姐滿臉都是血,但總算還有一口氣在。

    艾草抱著她一口氣跑回了楊家,當時的楊家,也和它的大小姐一樣,只吊著一口氣茍延殘喘。

    楊家花了大價錢才把楊幼儀的命救回來,這差不多掏光了楊家剩余的一點家底。

    當楊幼儀醒來,發現自己還活著,身邊還有艾草守著,一瞬間覺得好像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夢醒來,自己還是從前那個無憂無慮的楊家大小姐。

    楊家雖然只剩了個空殼,這空殼卻也還是庇護著剩下的人過了一小段安靜的日子。

    所有人都把這最后的一點安穩視若珍寶,掰著手指頭,留戀著,惴惴不安著生活。

    沒多久,楊安義倒了,楊家徹底亡了,新的官府說前朝余孽都要斬草除根,連楊幼儀也不肯放過。

    艾草帶著楊幼儀東躲西藏,勉強茍活了一段時日。

    當過街老鼠的日子實在不容易,不過如今的艾草也終于不再是從前那個流浪街頭的小可憐了,她靠著一身的力氣也能給她的小姐一個小小的家了。

    艾草很滿足了,可楊幼儀總是悶悶不樂的。

    “艾草,你別管我了,沒有我的話,你應該能考個武官吧……”

    考個武官,堂堂正正地體面地活著,多好啊。

    艾草搖搖頭,微笑,“這樣就很好了,小姐,我不想考武官。”

    楊幼儀不說話了,可她的神情看起來總是憂慮的。

    終于有一天,艾草回到住處的時候,楊幼儀不見了蹤影,左鄰右舍都說有官府的人來過了,那個看著文靜秀氣的女人被官府抓走了,說要拉去沉塘。

    艾草發了瘋地往河邊跑,當她趕到的時候,楊幼儀正被人丟下水去。

    圍觀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有一個人影從人群中沖出來,一瞬間就跟著被綁了石頭丟下去的楊幼儀一起,消失在水面上了。

    跳下去的那一瞬間,艾草額腦海里閃過一個荒唐的念頭,她想著,如果能活下來的話,她希望,能親一下小姐,不是在臉上輕輕碰一下的那種,而是認認真真地,嘴對嘴地,親一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