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網絡玄幻 > 我是忍者之神 > 第九十四章 尾獸最恐懼的東西(第十更!)
    第九十四章

    “動作快,我綁不了這家伙太久!”

    柱間借著催促愣住了的水戶和千手契,就算三尾如今的狀態不佳,他的木遁也是剛剛覺醒,要不是幾個月前他的查克拉得到了爆發式的增長,根本就沒可能做到這一步。

    就算木遁再強,他要是八歲就能把三尾吊起來錘的話,那也太過分了一些。

    但就算還打不過三尾,下次在戰場上遇見斑,把他綁起來倒吊著問題卻是不大。

    如果能夠再在戰場外的地方相遇就更好。

    綁起來的話,就可以給斑設計一下麻花辮的造型了!

    經過柱間接連的催促,水戶與千手契才回過了神來。

    雖然他們都還不太理解剛剛發生了些什么,更加搞不明白柱間為什么突然就能制造出如此的一片森林把三尾給捆住。

    但這些的確都不是現在該追究的事。

    剛剛被三尾當作皮球一樣打,他們終于是能出口氣了!

    和柱間站在一起,距三尾較近的水戶雙手即刻結印。

    “吼!”

    一條水龍頓時從三尾身邊的海中冒出頭來,然后重重地砸在了三尾的腦袋上。

    “嗷!”

    三尾吃痛的叫了起來,它憤怒時,體內的查克拉便是會暴動,然后只見捆縛著三尾的木遁樹干就漸漸變得更加粗壯。

    這時,千手契也是趕了過來,他直接是制造出了一道巖石巨拳,然后一拳拳的朝著三尾身上沒有被樹木的部分招呼。

    砰砰!

    接連的重擊,打的三尾身體不停顫抖,它眼目都是逐漸赤紅,然而一時之間查克拉消耗稍微有些過度的它,根本掙脫不了木遁的束縛。

    畢竟再怎么說,木遁也是有著壓制尾獸之力的功效。

    但柱間漸漸地發現,盡管水戶與千手契的攻擊令得三尾非常痛苦,但卻并不能削弱它的查克拉。

    一旦木遁的束縛力達到極限,被三尾掙脫,他們仍然難以逃脫。

    就算輝夜一族已經不可能再圍堵他們了。

    正面挨了一發尾獸玉,輝夜一族大部分的查克拉都是直接消失了,只有少數人都還活著,但包括輝夜翰夫在內,查克拉波動都是相當的微弱。

    不死也是重傷。

    “光想著揍它了,這種攻擊是無法削弱尾獸的!”

    柱間心里暗罵著自己的愚蠢,尾獸這種特殊生命力連被打成氣體都不怕,忍術造成的傷害怎么可能對付的了三尾。

    于是他將目光轉向水戶。

    “要不讓千手契原地成為人柱力?”柱間心想道,這是除了壓制之外,他所知道的唯一能夠徹底壓制尾獸的方法。

    成為人柱力需要自身具備龐大的查克拉量,這點千手契完全符合,而且只是尾獸里實力比較平均的三尾,加上水戶的漩渦封印術應該不會有什么風險。

    柱間自己可不想成為人柱力,他并不是對人柱力有著歧視,只是不習慣自己的體內存在著另外一個生命體。

    也就只有這個辦法能夠化解眼下的這種局勢了。

    于是柱間向正在凝聚忍術的水戶詢問道:“你能夠將尾獸封印嗎?”

    水戶聞聲轉過目光,搖了搖頭道:“一族里的確有能夠把尾獸封入人體的術式,但由于太長時間沒有人使用這種方法,所以我還沒有學習呢...”

    “呃...真不湊巧啊。”柱間愣了愣。

    人柱力與封印術系統是六道仙人為了壓制十尾開發的,但上千年時間下來,雖然封印術被漩渦一族較為完整的繼承了下來,但忍者歷史中已經很久沒有人做過人柱力了。

    所以類似四象封印、八卦封印這種用來封印尾獸的術式,很少會有漩渦一族的族人去修習。

    因為這兩種術式難度算是極大,并且除了封印尾獸外,再沒有什么別的用處。

    “那你有辦法暫時封印住它的查克拉嗎?”

    設想破滅,柱間心里替千手契松了一口氣,然后開始向水戶尋求別的方法。

    “嗯...”

    水戶沉吟了一會兒,道:“可以是可以,但它的查克拉實在太強了,就算是用上我全部的查克拉,能夠壓制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有多久?”柱間問道。

    “最多兩三分鐘。”水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夠了!”

    柱間眼睛一亮,他原本以為水戶能封印三尾的查克拉幾十秒時間就已經相當不錯了,兩三分鐘已然超出了遠遠超出了預計。

    感知之中,由于他們這段時間與三尾的拼斗,那股強大的查克拉波動已經引起了水之國內其它忍者家族的注意。

    他已然是能夠感知到有著一些密集且強大的查克拉正在朝這里趕過來。

    失去了查克拉后的三尾,雖然不能說徹底失去了戰斗力,不過在它的查克拉恢復前就不能再給柱間他們造成什么阻礙。

    輝夜的族人則是由于他們以及三尾的關系死傷慘重,雖說水之國內部有斗爭,但對于水之國的忍者家族來說,三尾與柱間三人才算是敵人。

    尾獸們都擁有強大的查克拉感知,想必三尾也該明白如今的局面,水戶壓制它的查克拉后,三尾就算再氣也只能暫時選擇潛入深海躲避。

    “契大哥,一會等水戶壓制了三尾的查克拉后,我們就都拜托你了。”

    柱間說道,他的木遁雖然能夠從尾獸身上抽取查克拉,但卻并不能讓那股查克拉反饋自身。

    所以當柱間解除了這次的木遁后,怕是有一段時間會陷入虛弱,無法趕路。

    水戶的情況也差不多,因為她必須用盡全力才能壓制三尾的查克拉。

    “好!”

    千手契點頭,以他的身手,只是帶柱間與水戶兩個孩子,當然不會有什么問題。

    “看你的了。”

    托付完畢,柱間旋即看向了水戶。

    水戶雙手結印,然后緩緩地走到了被柱間用木遁束縛住的三尾面前。

    她全身的查克拉盡數地匯聚于掌心之間。

    然后,那只手掌,緩緩地貼在了三尾的身上。

    嗡嗡!

    當水戶的掌心觸碰到三尾之時,她的手掌與三尾身體的縫隙之間似乎有著白色的光芒綻放出來,緊接著一道道黑色的紋路隨著光芒蔓延開來。

    三尾再是大叫了一聲,此刻的柱間能夠感覺到它的恐懼,那是就連被它的木遁束縛住時,都不曾出現過的情緒。

    看來,尾獸最害怕的的確并非是寫輪眼或者是木遁,而是能夠徹底壓制其力量的封印術!

    ...

    ...

    (兄弟們,求個收藏和推薦票不過分吧?我睡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