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歷史軍事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第1236章 平息
    雖然,那個燕玲貴妃帶著手下想刺殺那個唐昭宗,可是那個唐昭宗并不是那么好殺死的。

    相反,那個唐昭宗在巨石城里的一切越來越穩。

    章金茍也看出了那個巨石城里,唐昭宗仍然控制著局面。

    章金茍對石艷梅說“以前,我們都小看了那個唐昭宗,這個唐昭宗真的是一個英雄,上次在森林里,我沒能奈何他,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這個唐昭宗當時對付我,留有余力,估計他是害怕在那個湯章威那里亮了底牌。”

    石艷梅說“像唐昭宗這種人,他們實力雄厚,這些人他們絕對不會輕易的孤注一擲,我們這些人卻頭腦簡單,有的時候,我們太過于相信表面的情況了。這些人,他們絕對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那個燕玲貴妃,在唐昭宗交手的時候,她悍不畏死。

    可是,當那個事情暫時平息的時候,那個燕玲貴妃就悄悄撤出了那個巨石城,她對慕容無雙說“你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你要記住你的面前是大唐的皇帝,你一定不要輕敵,還有那個何皇后也是非常狡猾的人,你要小心那個何皇后。至于那個假的歐蘇拉,你可以用就用,不能用,你就讓他自生自滅算了。”

    慕容無雙說“謝謝,我一定會注意的。”

    楊展展說道“其二,我要先問皇上!你對于輕功之絕頂功夫刀法和‘青燈大家這兩項極費內力的功夫練得如何?”

    雖然唐昭宗覺得楊展展這第二意見,問得有些突然,但是他相信楊展展如此問來,是有她的用意,當時便答道“小弟不才,多承恩師拼耗內力,助我行功,對于這一類輕功,尚能勉力為之。”

    楊展展點頭說道“其實我這一問,是多余的,這刀法,和‘青燈大家的輕功,雖然是輕功中的極致,等閑人不易練得,但是,皇上是當今大唐第一高人的門下,自然早已嫻熟,不在話下,不過我還要請教皇上,對于這兩項功夫,到了何種火候?”

    唐昭宗起初被楊展展如此一說,倒禁不住紅云上臉,感到不好意思。但是,等到后來,楊展展如此一問,立即肅然回答說道“實不相瞞楊展展,若論刀法,十停之中,小弟已得九成,若論‘青燈大家,尚須藉物騰身,至多能越二十丈左右。”

    楊展展點頭說道“當然!‘青燈大家至今能有何人,不憑藉外物,蹈空飛渡,尚為不可預知之迷,而且大唐之極限,能否達到類似御風飛行,遠達數十丈外,尚無人敢如此斷言,皇上能藉物騰身,遠飛二十丈,已經是難能一見,而且,就在今天的情形而言,已經足夠使用。”

    唐昭宗恍然大悟,“啊”了一聲,接著說道“楊展展!原來你是準備以刀法和‘青燈大家的功夫,用之于青魚城堡上,作為脫身之策么?”

    楊展展說道“方才皇上對我曉之以大義,喻之以利害,我才決心暫忍一時,以圖日后,既然如此,就應該安然離開青魚城堡,不惹任何糾紛,才不負今日決心忍耐初衷。”

    唐昭宗點點頭,他已經明了楊展展的用心,但是,他仍然一言不發,靜靜地聆聽著楊展展再說下去。

    楊展展接著說道“正如皇上你方才所言,青魚城堡是埋伏處處,機關重重,而且都是劇毒無比,我們除了以出奇的行徑,,倒是可以一用,只要安然脫身數里之外,青魚城堡便可以撇之身后。”

    唐昭宗靜靜地聽完楊展展的話以后,點頭贊道“楊展展蕙心,深察入微,令小弟無比敬服。”

    唐昭宗接著說道“楊展展!目前正是日漸偏西,傍晚黃昏尚有一段時間,在這一段時間之內,我們輪流行功調息一次,以便養精蓄銳,等到黃昏起程。”

    楊展展點點頭,微一沉思說道恐怕已經是明日當頭,夜將及半,皇上!讓我們退回幾尺之地,對坐行功,以免延擱時日。”

    唐昭宗長長噓了一口氣,按住心頭無名之火,

    白無敵笑了一笑,似乎對唐昭宗那種強忍于心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只隨意地說道“唐昭宗!你如此強作忍耐,尚不是聽話的心情,一個人若不能平心靜氣,還有何事可以相談。”

    白存孝愈是如此料事如神,愈是如此神情自若,則愈是引起唐昭宗的警覺,他也就愈自力求神澄志一,平靜地說道“我在此地傾聽你的說明。”

    白存孝這才點點說道“你和叢慕白千里迢迢來到此地,主要的是為了請求老夫助你們一臂之力,解除你們的困境,你們舍去自己名重一時的師父不找,而要來找老夫,不用說,這份困難除去老夫,再就別無他人能夠解決,你說老夫說的是么?”

    唐昭宗對于白無敵的料事如神,心里禁不住要佩服,但是,此地他實在不愿意如此承認,而且唐昭宗又不能否認自己確有過這種想法,所以,只好閉嘴不言,沒有回答。

    白無敵突然大笑一聲,手掀長髯,朗聲說道“唐昭宗!老夫雖然不知道你有任何要求,但是,此刻老夫可以明言以告,老夫愿以隱成如許年月的風燭殘年,為你助上一臂之力。

    唐昭宗一聽,大出自己意料之外,他斷然沒有想到在這種情形之下,白無敵會如此明快地答應助他一臂之力,尤其使唐昭宗感到意外的,就是唐昭宗還沒有說究竟為了何事求助于白無敵,而他卻如此一口答應。

    唐昭宗這才大喜,立即說道“靳老前輩!請你原諒晚輩言詞不恭,有失札數,既然如此,承蒙老前輩慨然允諾,晚輩之幸,變為大唐之幸。”

    白存孝絲毫沒有為唐昭宗這種口語的轉變,而稍有改變臉上的顏色,依然是神情自如,仿佛是留心傾聽唐昭宗的說話。

    唐昭宗緊接著說道“如此則請老前輩將我叢姊姊釋放出來,向老前輩道過觸規之罪,再由晚罪敘述此事的來龍去脈,以便恭聆老前輩的高見。”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优惠券新入网20元